威尼斯人平台

凉山:“世界第一高墩”背后的智慧大脑

2020-07-21 09:52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王海静
           

云端里的金阳河特大桥。本报记者 何海洋 摄(视觉四川资料图片)

“世界第一高墩”

金阳河特大桥6号主墩高达196米,比此前连续刚构世界第一高墩雅西高速腊八斤大桥最高墩高13.5米

揭秘“黑科技”

大桥所用的混凝土最大强度是一般房建所用混凝土强度的3倍,为确保在泵送中不堵管、多次加压后性能不衰减,大师工作室人员与设计、施工单位反复试验研究,成功把混凝土“送”上相当于65层楼高的墩顶

揭秘

6月23日,位于凉山境内的金阳河特大桥高达196米的6号主墩封顶,刷新同类型桥梁世界纪录。

镁光灯聚焦“世界第一高墩”,却少有人知道,有一支科研小分队在全程跟踪服务,模拟并突破建设中的难点。这支小分队来自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四川交职院”)“牟廷敏大师工作室”。这样的“大师工作室”,在四川交职院还有好几个。

□本报记者 王眉灵

A

为施工难题把脉

研究应用性施工,让设计蓝图变为现实

7月16日,记者走进“牟廷敏大师工作室”办公室时,赵艺程、李胜两位老师正在做“山区组合高墩桥梁混凝土泵送与桥梁安装工艺技术研究”课题的梳理和分析。2018年金阳河特大桥开建,这一课题随之启动。

四川省公路设计院总工程师牟廷敏是我国钢管混凝土桥梁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2016年“牟廷敏大师工作室”挂牌成立,赵艺程、李胜“加盟”。

金阳县城依山而建,地质灾害较多,当地政府决定在县城对岸建新区,一座连接两岸的大桥成为必需。这座金阳河特大桥建于“V”字形的深切河谷之上,综合考虑地质环境、建设费用、维护成本,决定采用钢管混凝土结构形式的组合高墩。同类型的桥墩此前曾用于雅西高速甘海子大桥,而金阳河特大桥的主墩还要高13.5米,达到了196米。

赵艺程先容,一大挑战是如何把混凝土“送”上墩顶。传统的吊篮工艺速度慢、安全风险大,泵送是最好的选择,要把混凝土送到196米的高度至少需要二次加压。金阳河特大桥所用的混凝土最大强度是一般房建所用混凝土强度的3倍,黏性极强,如何确保在泵送中不堵管、多次加压后性能不衰减,也是需重点研究的问题。大师工作室人员与设计、施工单位一起确定泵送方案,反复试验研究。2019年桥墩开始混凝土泵送施工,赵艺程等人住在施工现场,全程参与解决具体的施工难题。

现在,金阳河特大桥最高的主墩成功封顶,课题研究接近尾声。类似的科研项目,由“牟廷敏大师工作室”主持或参研的已有10余项。“大家的科研目的,就是研究应用性施工,让设计蓝图变为现实。”赵艺程说。

B

课程在工地上

让教学为行业发展服务,培养高技能人才

“牟廷敏大师工作室”墙上挂着一本“教学记录”,记录着“匍匐班”学生的每周上课情况。“匍匐班”从四川交职院学生里选拔优秀学子,授课老师是大师工作室成员。“大家的课堂通常不在学校里,而在工地上。”李胜说。

作为领军人物,牟廷敏牵头的设计项目多有突破性、创新性意义,设计理念能否实现,施工是重要的环节。李胜说,区别于一般高校的基础性科研,工作室立足于四川交通建设需求,聚焦钢管混凝土桥梁领域,依托工程项目开展应用性科研。到项目现场,成为大师工作室老师和学生的工作学习方式。

让教学为行业发展服务,四川交职院2014年成立的陈斌“双师型”名师工作室,就开始了相应探索。陈斌是四川省交通运输发展战略和规划科学研究院院长、全国交通职业教育专业带头人,以他名字命名的名师工作室有成员25人,专业涵盖了交通运输、车辆工程、交通安全等多个学科方向。

陈斌名师工作室老师周旭告诉记者,工作室的工作重点不是教学而是科研。他们利用综合实训基地针对具体项目、关键技术进行研究,比如,针对纳黔、雅西、雅康、汶马高速公路超长下坡、隧道群路段,制定了“分道、分车限速,分段、分时管控等”策略,为国内超长纵坡高速公路安全运行提供了技术支撑。这些先进技术的应用,反过来又体现在教研上,促进了高技能人才的培养。

C

面向未来布局

设置相关专业,构建智能制造协同平台

来到“杨征勋绿色材料工作室技能大师工作室”,杨征勋正和一位慕名而来的朋友商谈试验项目。“大家项目的建筑垃圾处理站很可能在达州建成!”他兴奋地说。

杨征勋是交通运输部青年科技英才,2018年以他命名的大师工作室成立,并承担了一个与路面材料有关的科研项目——“关于高性能无机聚合物复合专用工程胶凝材料在西南地区道路水稳层与面层的研究与应用”,名字又长又难懂。杨征勋深入浅出讲解:公路路面铺筑水泥污染大,每生产一吨水泥就会排放一吨二氧化碳。他研发新的胶凝材料来替代水泥,以建筑垃圾、矿渣、工业代谢物、隧道洞渣等为原料,可就地取材,是适应未来发展需求的绿色材料。

“这个研究主要致力于应用。”杨征勋说,胶凝材料的核心技术已掌握,在新疆等地已成功应用,但西南地区的土质与北方不同,没法直接生产成混凝土,需改良配方。他正在多方寻地,希翼能建一处建筑垃圾处理站开展研究,应用不同类型的建筑垃圾,做成不同的胶凝材料。“西南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多,这种绿色材料的应用市场很广泛。”此前在盐源县狐狸洞路段示范工程进行了应用,直接用挖方土加上研发的材料,现场就地生产出了水泥稳定基层,建设成本节省一半。

此外,今年1月,以“羽毛球机器人”主研人骆德渊命名的智能制造大师工作室成立。同时成立的还有郝世强汽车制造与装配技术技能大师工作室,其目标很明确:服务企业人才需求,助推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

一口气开设两个大师工作室,四川交职院机电工程系主任徐生明直言:“生产车间、建设工地的转型升级,倒逼着大家教育升级。学院将和大师工作室一起构建智能制造协同创新平台。”

原标题: “世界第一高墩”背后的智慧大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